首  页  |   走进科协  |   信息中心  |   学会工作  |  科学普及  |  全民科学素质 |   工作文件   |   县区科协 |  联系我们      

 

科协公告


    工作文件
    友情链接

你的位置:漯河科协网 >> 信息

互联网时代的智慧:科技是否会改变人类思考


加入时间:2008-4-2 16:12:46

CNET科技资讯网2005年 9月20日报道 有一个疑问比帕台农神庙还古老:创新与新科技是否让我们更智慧?

    几千年前,希腊一位哲学家,当他坐在雅典闹市一根长凳上吃饭的时候,他或许会在想,那时已经有人开始使用的书写语言会让人们不再进行自我思考。

    如今,GB字节的计算机容量让数据存取变得轻而易举,永远在线的互联网连接,快如闪电的搜索引擎正在深深的改变人们搜集信息的方式。但是,古老的问题依然存在:科技是否让我们更聪明?或者,我们是否太懒惰了,什么都要依赖计算机,或者,我们比旧时的自我更加的沉默无言了?

    北佛罗里达大学的一位专门研究智力起源的心理学教授Susana Urbina说:“我们的环境,由于科技的原因,正在发生改变,因此,我们为了跟上这种高度的信息负载环境,以期获得成功的能力也在发生变化。”

    如果这是对那个古老问题的一个很好的回答的话,那么,它或许产生出了一个矛盾:由于科技,令我们智慧(理性与学习的能力)的东西还是一样,并且永远不会发生根本性的改变。另外一方面,科技,从口袋式计算器到互联网,正在从根本上改变人们对现代社会必备智慧的看法。

    以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一名经济学家为例。如果他是一个40年前的经济学家的话,为了研究税收提高1%,当地经济可能会发生怎样的变化这一问题,他可能要使用纸张,铅笔和尺子去进行手工计算与制图。但是,由于他是一个完全的现代人,他可以使用C++程序语言知识去建立数学运算法则,计算答案,同时制作精细的幻灯,以告诉人们宏观变化对就业,或者消费所造成的影响。

    这是否意味着,与1950年代的经济学家相比,他变得不够聪明?或者更加的聪明了?两个问题的答案或许都是“不”。为了获得一种技能,他失去了另外一种技能。计算机技能令他更有效率,计算机技能令他信息更加精确(更加聪明)的进行演示。没有这些东西,他的工作时间将非常难熬。但是,将他放到40年前的联邦储备银行,缺乏尺子的使用技能同样可能给他的职业生涯带来麻烦。

    智慧,正如它正在给经济学家Valderrama造成影响一样,它是我们的一种适应能力,它正在我们自己环境中繁荣生长。从达尔文的观点上讲,智慧,现在与数百万年前,当人类开始具备听见远处岔路是否被阻塞,嗅见空气中的微弱气息这些关乎到避免掠食者,吃饭,生存的能力相比,都同样的真实。

    但是,在不同的文化与境遇下,让人聪明的东西存在差异。一名成功的华尔街银行家如果被放到澳大利亚内陆,他不太可能表现得象“鳄鱼邓迪”(一位著名的澳洲丛林银幕英雄,编辑注)那样出色。象艾撒克牛顿这样的数学天才可能是-事实上,他曾经就是-一位不善交际,生活在边缘的隐士。一位钢琴大师吗?或许他不擅于理财。

    无法否认的是互联网的信息民主化。互联网提供了信息的即时访问,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改善了每个人实际智慧的应用。

    大约一个世纪之前,亨利福特没有互联网,但他拥有一帮子聪明的家伙。这位汽车业的先锋表示,他可以在30分钟内回答任何的问题。事实上,他组建了一支研究人员队伍,他可以随时打电话去获得自己想要的答案。

    今天,你无需成为一名汽车业的男爵既能获得福特当年拥有的能力。你只需要敲入G-O-O-G-L-E就行了。利用这一搜索引擎,你可以在几分钟内找到诸如法庭文件,科学论文,或者企业证券文件等信息来源。

    参与构建了互联网底层架构,被人们称作是互联网之父的Vint Cerf说:“建造互联网的想法是要让世界的知识都尽收你的指间,这种想法引人入胜。令人兴奋在于,互联网吸收如此巨大信息,以及将这些信息让其它人分享的能力。”

    事实上,一位个人电脑技术的先驱,Engelbart就曾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预见到,个人电脑将增加人类的智慧。他相信,有了计算机的帮助,社会对信息的洞察能力将获得提高。

    Engelbart说:“所有世界上的大问题存在一个关键之处,这就是它们必须要被人们共同的去处理才行。如果我们不去共同的变聪明,我们就会听天由命。”

    有解释说,智慧是指“理性,解决问题,抽象思维,理解思想与语言,以及学习的能力。”但智慧并不仅仅包括书本学习,或者考试成绩,智慧也折射出对人们世界一种深入的理解。一般来讲,智商高的人的寿命更长,赚的钱也更多,信息处理也更快,他的工作的容量也更大。

    那么,互联网提供的所有这些信息和玩意儿会不会让我们记住任何东西的动机受到影响?

    利用他帮助发明的Treo掌上电脑设备,Jeff Hawkins可以很轻松的说出3年之前的9月8号他究竟做过哪些事情,他还可以轻松的说出圆周率,或者说出太平洋上的天气系统情况。但是,没有了他的“智能”电话,他甚至无法记起他女儿的电话号码。

    这是生活在高度连接的互联网时代的一个普遍现象,手机或者电脑,代替了你的大脑,去记住事情或者其它重要的信息。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的数字设备现在在帮我们思考,它帮助我们做很多的事情,从行程规划,本地寻路,深度研究到“Jeopardy”(美国一个电视问答游戏节目,编辑注)这样的琐事。

    Palm计算的创始人,“论智慧”一书的作者Hawkins说:“确实,我们不再去记每样事情,但是,我们只是不需要去这么做而已。”

    他说:“我们可能会有这么一天,坐下来去记住那些必备的电话号码,但是,这并不是一件坏事。它解放了我们,使得我们可以去思考其它的事情。大脑的容量有限,如果你给它配备高级的工具,那么大脑就会去解决高级的问题。”

    仅仅600年前,人们还依赖记忆去作为首要的通讯沟通和传统流传方式。在印刷时代来临之前,记忆对律师,医生,牧师和诗人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东西,那时候,这些具有记忆才能的特殊人才受人尊崇。公元37年的一位能言善辩的著名教师Seneca据说能够复述他一年之前听过演讲的长篇大论。希腊剧作家埃斯库罗斯(Aeschylus)说:“记忆为一切智慧之母。”

    人们曾经害怕印刷媒体,因为它可能会让人们依靠书本去进行记忆工作。一些学者认为,今天人们的记性和以往相比更加的不好了。

    Tufts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心理学教授Robert Sternberg说:“最重要的是你使用你已知知识的能力。有些人穷经皓首百科全书,但却将他们的生活搞得一团糟。这就像驾照书面考试考100分并不意味着你能够驾驶一样。”


 
 


漯河市科学技术协会    版权©所有    建议分辨率 1024×768
 地址:河南省漯河市黄河路647号市人事局院内东二楼
 电话:0395-3133298   服务信箱:hnlhkxczt@163.com